现在时间是:

热门文章

图文资讯

美国空军秘密测试下一代空中优势验证机

作者:忻州宣传网   发布时间:2020-09-17 01:22   浏览次数:
来源:[db:来源]作者:[db: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20-09-17 有关NGAD更多的内容仍然是保密的,但很多消息或许可以从罗珀力推的“数字化百系列”项目中探知一二。 据美国《国防》杂志报道(作者:乔恩·哈珀),美国空军负责采购、技……

有关NGAD更多的内容仍然是保密的,但很多消息或许可以从罗珀力推的“数字化百系列”项目中探知一二。

据美国《国防》杂志报道(作者:乔恩·哈珀),美国空军负责采购、技术和后勤的助理部长威尔·罗珀在9月15日透露,美国空军已经通过“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计划秘密研制了一个验证平台,并完成了数次飞行测试。然而,美国空军对更多细节三缄其口,目前仍然难识“庐山真面目”。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43.jpg

首次披露研制进展

罗珀表示,由于数字工程技术的支持,NGAD原型机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比预期的要快。这是他在美国空军协会举办的“2020航空、航天与网络”虚拟会议上发表的主题演讲,演讲指出:“NGAD现在正在数字世界中进行设计、组装、测试,并探索和研究可能耗费我们时间和资金的各个方面,通过评估物理世界的一些结果后再做决定。但是,我们并非不在乎物理世界的测试结果。实际上,NGAD计划已经走得很远,以至于全尺寸飞行验证机已经在现实世界中飞行。”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46.jpg

演讲结束后,罗珀在视频会议中面对记者的提问,对技术验证机的情况三缄其口,更多地借口保密级别而拒绝提供任何细节,如有人驾驶还是无人驾驶等,意在避免将秘密泄露给潜在敌人。

他说:“我只能说NGAD的数次试飞已经令人感到惊讶,已经打破了多项记录。”据罗珀介绍,许多任务系统在数字环境中经过测试之后,也开始在一些“测试项目”中飞行,一切进展顺利。

当被记者问到美国空军何时可以部署NGAD平台,罗珀表示,数字工程“无疑正在加速研制工作,超出了我们过去对于多项计划的期望,美国空军装备NGAD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是基于许多细节的一个选择。”

他指出,资金到位将是一个关键因素,同时,决定各种系统如何融入到更大的战术空军装备发展体系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目前,五角大楼正在制定2022财年及以后的计划目标备忘录。罗珀说:“国防部2022财年的预算会引入关注。我认为,我今年已经给五角大楼提供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计划,重要的是,这些计划以前从未出现过。”

积极倡导数字工程

罗珀一直是数字工程的倡导者,包括在整个系统购置过程中使用数字模型、“数字孪生”和其他一些仿真工具,包括设计、组装、测试、维护和升级。他表示,这种“数字线程”流程不同于计算机辅助设计,因为从物理原型和验证机收集的数据可以反馈到各种生产型平台所基于的数字模型中。罗珀指出:“就NGAD而言,我们制造了一个全尺寸飞行验证机,而数字线程具有永恒的价值。它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可以继续生存和呼吸,因为该模型具有很高的保真度,因此可以在许多方面替代实际系统本身。这正是我们在装备采购中迫切需要的速度和加速度。”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50.jpg

数字工程还有望降低计划的成本,罗珀一直将其视为美国空军和太空军在商业案例中采用这一范例的一个关键卖点。罗珀表示,生产所需的间接费用更少,从而减少了进入市场的障碍,并增加了潜在供应商的数量。此外,更快的采购时间表意味着美国空军可以通过更快地购买新平台来替换使用和维护成本更高的旧系统,从而节省维护成本。

推出全新命名方式

美国空军高层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概念。在本次会议开幕式上,美国空军部长芭芭拉·巴雷特宣布了针对借助数字工程技术的武器系统研制的新“e系列”命名方式。以这种方式命名的第一种装备是由波音公司与萨伯公司组成的团队研制的T-7A“红鹰”高级教练机。罗珀指出,“地基战略威慑”和“下一代空中优势”等其他计划也正在充分利用了这种研制模式,其中NGAD是“最激进的”例子。同时,他认为,数字工程是未来的潮流,并且是将作为一个范例,将推广到更多的采购计划中。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53.jpg

在视频会议上发表讲话后不久,美国空军发布了一份新的19页备忘录,内容来自罗珀的演讲,标题为《服用红色药丸:新的数字采购现实》。“红色药丸”一词是引言自电影《黑客帝国》,其中墨菲斯赋予了主角尼奥一个选择,那就是服用蓝色药丸可以回到他的旧现实,或者服用红色药丸来体验一个令人振奋的新世界。在罗珀看来,传统的防务采购是蓝色药丸,而数字工程和管理则是红色药丸。他还危言耸听地警告说:“在未来十年中,如果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蓝色药丸的世界中,那么我们将输给能够独立发展出完整技术生态系统的一些对手和国家。”

有关NGAD更多的内容仍然是保密的,但很多消息或许可以从罗珀力推的“数字化百系列”项目中探知一二。

据美国《国防》杂志报道(作者:乔恩·哈珀),美国空军负责采购、技术和后勤的助理部长威尔·罗珀在9月15日透露,美国空军已经通过“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计划秘密研制了一个验证平台,并完成了数次飞行测试。然而,美国空军对更多细节三缄其口,目前仍然难识“庐山真面目”。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43.jpg

首次披露研制进展

罗珀表示,由于数字工程技术的支持,NGAD原型机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比预期的要快。这是他在美国空军协会举办的“2020航空、航天与网络”虚拟会议上发表的主题演讲,演讲指出:“NGAD现在正在数字世界中进行设计、组装、测试,并探索和研究可能耗费我们时间和资金的各个方面,通过评估物理世界的一些结果后再做决定。但是,我们并非不在乎物理世界的测试结果。实际上,NGAD计划已经走得很远,以至于全尺寸飞行验证机已经在现实世界中飞行。”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46.jpg

演讲结束后,罗珀在视频会议中面对记者的提问,对技术验证机的情况三缄其口,更多地借口保密级别而拒绝提供任何细节,如有人驾驶还是无人驾驶等,意在避免将秘密泄露给潜在敌人。

他说:“我只能说NGAD的数次试飞已经令人感到惊讶,已经打破了多项记录。”据罗珀介绍,许多任务系统在数字环境中经过测试之后,也开始在一些“测试项目”中飞行,一切进展顺利。

当被记者问到美国空军何时可以部署NGAD平台,罗珀表示,数字工程“无疑正在加速研制工作,超出了我们过去对于多项计划的期望,美国空军装备NGAD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是基于许多细节的一个选择。”

他指出,资金到位将是一个关键因素,同时,决定各种系统如何融入到更大的战术空军装备发展体系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目前,五角大楼正在制定2022财年及以后的计划目标备忘录。罗珀说:“国防部2022财年的预算会引入关注。我认为,我今年已经给五角大楼提供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计划,重要的是,这些计划以前从未出现过。”

积极倡导数字工程

罗珀一直是数字工程的倡导者,包括在整个系统购置过程中使用数字模型、“数字孪生”和其他一些仿真工具,包括设计、组装、测试、维护和升级。他表示,这种“数字线程”流程不同于计算机辅助设计,因为从物理原型和验证机收集的数据可以反馈到各种生产型平台所基于的数字模型中。罗珀指出:“就NGAD而言,我们制造了一个全尺寸飞行验证机,而数字线程具有永恒的价值。它在整个生命周期中都可以继续生存和呼吸,因为该模型具有很高的保真度,因此可以在许多方面替代实际系统本身。这正是我们在装备采购中迫切需要的速度和加速度。”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50.jpg

数字工程还有望降低计划的成本,罗珀一直将其视为美国空军和太空军在商业案例中采用这一范例的一个关键卖点。罗珀表示,生产所需的间接费用更少,从而减少了进入市场的障碍,并增加了潜在供应商的数量。此外,更快的采购时间表意味着美国空军可以通过更快地购买新平台来替换使用和维护成本更高的旧系统,从而节省维护成本。

推出全新命名方式

美国空军高层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概念。在本次会议开幕式上,美国空军部长芭芭拉·巴雷特宣布了针对借助数字工程技术的武器系统研制的新“e系列”命名方式。以这种方式命名的第一种装备是由波音公司与萨伯公司组成的团队研制的T-7A“红鹰”高级教练机。罗珀指出,“地基战略威慑”和“下一代空中优势”等其他计划也正在充分利用了这种研制模式,其中NGAD是“最激进的”例子。同时,他认为,数字工程是未来的潮流,并且是将作为一个范例,将推广到更多的采购计划中。

微信图片_20200916173753.jpg

在视频会议上发表讲话后不久,美国空军发布了一份新的19页备忘录,内容来自罗珀的演讲,标题为《服用红色药丸:新的数字采购现实》。“红色药丸”一词是引言自电影《黑客帝国》,其中墨菲斯赋予了主角尼奥一个选择,那就是服用蓝色药丸可以回到他的旧现实,或者服用红色药丸来体验一个令人振奋的新世界。在罗珀看来,传统的防务采购是蓝色药丸,而数字工程和管理则是红色药丸。他还危言耸听地警告说:“在未来十年中,如果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蓝色药丸的世界中,那么我们将输给能够独立发展出完整技术生态系统的一些对手和国家。”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