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热门文章

图文资讯

中日两国从医疗旅游走向医疗合作_历史

作者:忻州宣传网   发布时间:2019-09-28 09:41   浏览次数:
——访一般社团法人国际医疗协力推进协会代表理事加藤和则中日两国从医疗旅游走向医疗合作

日本医疗技术和医护服务长期领先网赚博客全球,在白血病新药、人工干细胞再生移植、癌症治疗等领域上也屡屡实现新突破,和较为平淡的经济增长形势相比,尖端医疗的突飞猛进已成为日本加快新时代建设和发展的强烈信号,大有更上一层楼的趋势,从而也吸引了很多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游客前来医疗旅游。

但不可否认的是,医疗旅游属于新兴行业,缺乏系统化与正规化。日前,我们《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日本新华侨报》有幸采访到一般社法人疗协力推进协会。该协会的目标,是通过规范医疗旅游,实现中日两国的病例共享与医疗方式共享,从而促进双方的医疗合作。

今天,就让我们了解一下协会代表理事加藤和则先生为医疗旅游和两国医疗合作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


中日两国从医疗旅游走向医疗合作

医疗旅游是复兴日本地方经济的良药

蒋丰:请您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国际疗协力推进协会的诞生和发展好吗?您认为协会在推进中日两国从医疗旅游走向医疗合作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加藤和则:我们协会的前身,是一般社团法人日本地域经济再生机构,成立于2015年。当时协会的工作,是响应日本政府复兴地方经济的国策,对各地的中小企业开展支援活动。我们的理念,是通过激活地方经济、发展地方经济,从而为日本国家的经济发展做贡献。

在开展工作过程中,我们接触到很多日本观光业所面临的问题,尤其是中国游客最为青睐的赴日医疗旅游。通过深入调查发现,中国患者和日本的医疗机构在对接上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真可谓是乱象丛生

分析其原因,主要是中国患者和医疗机构之间的中介方,多是毫无保障的个人中介,难以忠实地完成患者与医护间的沟通,准确的传递关键信息。不仅如此,还常常出现患者到达医院后发现不是自己指定的医院,并且中介费、治疗费也高得离谱。另一方面,我们走访医疗机构了解到,有中国患者在诊查当天取消预约的,或者在病房里大声嘈杂等,院方也面临着诸多苦恼。

通过这些走访和调查,我们意识到需要构建一个体系,来全面解决医疗旅游过程中所产生的各类问题。可以说,今天的国际医疗协力推进协会,就是从激活日本地方经济的角度出发,最终落实到赴日医疗旅游上。

最早与协会建立合作关系的,是东京大学生网赚、大阪等大城市的医疗机构。不过日本的医疗水平各地基本持平,如今同名古屋、福冈、札幌等地的医疗机构也都开展了合作,今后还将继续扩大合作范围。我们也希望能满足中国游客在到日本各地旅行的同时,顺便把体检做了、把病治了的愿望。

另外,我们也会努力满足更多更细腻的个人需求,比如预算的多少、就医环境上的要求、指名某位专家等,争取可以提供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治愈。

部分富裕阶层的中国患者,他们来日本接受治疗往往有更为深层的考虑,不光希望治疗自身疾病,同时也希望把自己的病例带回国内,结合自己体验到的治疗过程,制作成医疗资料或指导方针。在中国,病例是患者个人管理的,而日本是医疗机构负责管理的。

在这一问题上,我们获得了日中双方的协助。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将上海浦南医院的刘卫东院长介绍给了我们,日本驻中国大使馆也把中日友好医院的彭明强副院长介绍给了我们。两位院长都赞同协会的理念,协助制作医疗指南,为促进医疗交流,分领域的创建学会,将日本最新的医疗信息同中国各地的院长共享,并广泛开展讨论。

如果能够逐步建立并完善这样的环境,那么这些富裕阶层患者不单单是赴日医疗,还可以将整个治疗过程和方法回馈给中国的普通民众,而且通过病例的共享,在日本接受过治疗的患者,回到中国后也能享受有针对性的、充实的后续护理。

如果想让一项事业能够持续性发展,那么这项事业必须是有利于社会的才可以。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宗旨。我相信协会今天的工作,能够在未来为日中两国的观光事业和医疗合作做贡献。


中日两国从医疗旅游走向医疗合作

 

在中国成立肝炎学会

蒋丰:在日本观光兴国的政策和中国医疗旅游的热潮下,两国都诞生了很多体检就医咨询平台和服务单位。国际医疗协力推进协会与这些团体的区别是什么?优势主要体现在哪些地方?

加藤和则:协会的工作重心首先放在了肝炎治疗上。就拿C型肝炎来说,在日本仅靠服用药物,治愈率就能达到98%以上。目前一共有三种药物。患者需要通过血液检测、B超、CT等方法进行综合诊断后,医生才会选出最适合的一种药物。

这三种药物尚未得到中国药监局的许可,无法进入中国。即便今后顺利进入中国,也要先进行医生培训,充分了解了药性和有足够的影像判断经验后,才能够从三种药物中选择出最为合适的。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指导方针,即便从日本引进了新药,中国医生也很难对症下药,达到和日本同等的治愈率。

协会一直专注肝炎领域,所以成立肝炎学会并非难事。日本近畿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的工藤正俊教授,是日本乃至全球肝炎治疗领域的权威。他在今年731日,面向全球发表了难治性肝细胞癌的根治疗法。于是,我前往近畿大学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工藤教授也极力赞成在中国成立肝炎学会。

有工藤教授这样的大力支持,不仅可以为中国患者积极提供治疗,还能够将第一手的影像诊断经验和治疗知识普及给中国的医生。我们相信这对于肝炎治疗,对于日中医学交流具有深远的影响。


中日两国从医疗旅游走向医疗合作

 

专注肝炎领域制定治疗标准

蒋丰:那么您是如何看待中日两国的医疗差距的?

加藤和则:就我个人来看,中国拥有很多来自德国、荷兰等的尖端医疗设备和医疗器材,硬件上并不逊色与其他先进国家。但是软件明显跟不上。只有设备和器材,却没有能够按照要求准确并熟练的进行操作的医疗人员,不能把功能发挥到极致,中国缺乏的是软件,是对医疗人员、护理人员的系统性教育。

曾有患者反馈,在中国疗养院里使用的可升降、可调节病床,明明是分五段操作,但护理人员总是一下子就把床升起来,让人每次都受一番惊吓。

说到软件,日本有一套护理保险制度,是从20多年前开始的。政府从全体国民的保险金里抽取一部分,补贴给需要护理的人。同时将需要护理的人分为几个级别,级别越高,获得的补贴越多。中国社会今后也将面临老龄化问题,有必要着手建立这样一套护理保险制度。

另外就医疗技术来说,中国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能否实现全国治疗水平的同等。中国幅员辽阔,仅肝炎的治疗,东部城市和西部城市的方法就不一样。

日本则是通过成立学会,召集各地医生,制作并普及标准,从而使得最北端的北海道到最南端的冲绳县,都用的是同一种治疗方法。我认为,这是日本较为成功的一个案例,可以给中国提供参考。中国也应该通过学会,制定标准化疗法。为此,我们协会正在同上海浦南医院的刘院长一起,着手进行前期准备。

截至目前,我们已经通过分布在中国8所城市的日本总领馆、事务所等,成功在上海、北京、广州、重庆、沈阳、青岛、大连和香港完成了疗法标准化工作。期待未来日中能够继续通过赴日医疗旅游,不断加深医疗领域的合作,为两国人民带来健康与幸福。